热搜:


水泥厂工人工伤死亡后被塞进后备箱 事件认定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

   日期:2021-03-01    
核心提示: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59岁的王争(化名),是江苏省溧阳市新金峰水泥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,在2020年最后一天,他倒在了工位上,

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

59岁的王争(化名),是江苏省溧阳市新金峰水泥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,在2020年最后一天,他倒在了工位上,身体被机械转动轴绞住。事发后,他的遗体被人用胶布裹在一起塞进汽车后备箱,准备送去殡仪馆。

2021年1月26日,王争的大女儿王雪通过微博发帖称,水泥厂瞒报了其父亲的真实死因,并且在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准备将死者的遗体进行处理。这一做法让死者家属们极其愤慨,他们迫切想知道,王争因何死亡?水泥厂又为何要向家属隐瞒一些信息?

就在舆论沸沸扬扬时,王雪突然清空了微博,且没有再接受任何采访和对外发声,这期间,有人猜测她与水泥厂已经签订了谅解书和赔偿协议,不再追究责任,也有网友指出,发生在金峰水泥厂的这一事故,需要有一个确切的调查报告才行。

一个月后,江苏省溧阳市应急管理局发布一份《溧阳市新金峰水泥有限公司 ‘12·31’一般机械伤害事故调查报告》,调查报告指出,

3月1日,王雪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,自己并没有放弃对父亲死亡的追责过程,“我们现在拿到了赔偿金,但是导致我父亲死亡的一些责任人,还是要追责。”

王争在水泥厂工作,快要到第14个年头。在王雪印象中,父亲的工作一直“很神秘”,具体做什么她不了解,但她记得,父亲每天会准时上下班,一般是下午16:00下班后,16:20分左右就会回到家,“如果有加班,他会给我们打电话。”

2020年12月31日,王争上的白班。当天下午四点半后,王雪一直没有见到父亲的身影,便觉得奇怪,但也没有打电话,直到下午五点,她拨打王争电话电话一直无法接通,到了当天晚上21时左右,王争的手机从无法接通变成了关机,“我感觉不对,估计是出事了。”王雪说。

随后,王雪又致电父亲的同事以及金峰水泥厂负责人之一张某华的电话,连打几个电话后,张某华说其父亲在溧阳市人民医院,“怎么会在医院?”在对方支支吾吾的回答中,王雪觉察语气不对,她和母亲立即赶往溧阳市人民医院,但医院却告诉她,没有其父亲的就诊和入院记录。

大约50分钟后,张某华也来到了,此时王雪情绪很激动,一直追问着他们,问其父亲在哪,对方告诉她,人在汽车后备箱。

“当时,我在一辆黑色轿车里看到了我父亲的遗体,已经没了呼吸,人死了,我们不知道,而现在遗体还被人塞进后备箱,太过分了!”王雪向记者提供的一张图片显示,在一辆黑色轿车后备箱内,死者遗体被彩条胶布捆绑在一起,脚趾外露,腹部明显的淤伤痕迹。看到这一场景,王雪痛哭,其母亲也跪倒在地,身体扑进了后备箱紧紧抱住王争的遗体。

王雪说,事发后,由于对父亲的死因以及对遗体处理、赔偿方案等,她到水泥厂进行协商沟通,但双方并没有达成统一意见,王雪报警处理,并请求派出所出具死亡证明。

2021年1月8日,一份由溧阳市公安局出具的《情况说明》显示,溧阳市公安局社渚派出所接到110指令称,周城金峰水泥厂一男子王某发生工伤事故,送医院抢救后无效死亡,经调查,2020年12月31日下午,王某在金峰水泥集团新金峰水泥厂立磨车间工作期间,被堆料机绞伤,后送医不治身亡。

随后,在1月9日,溧阳市公安局还出具了一份《鉴定意见通知书》称,王某符合钝性外力挤压胸腹部及部分肢体致创伤性、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对于这两份调查结果,王雪及其家属并不认可,她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“情况说明上说我父亲经过抢救后无效死亡的,但是我父亲已经死亡10个小时。为什么金峰水泥厂不及时通知我们?找他们要人,还不告诉实情?”王雪认为,父亲完全没有经过救治,如果救治,也不会被人将遗体直接放在后备箱内。

此后,家属们向当地公安局、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提出申诉,希望申请调查王争的死因,与此同时,王雪也在网络上不断发表自己关于此事的情况说明,引发了网友官方关注。

王雪在申诉的同时,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都受到了影响,她说,这期间,她选择了辞职,“不是主动辞职,而是被动,我不想给我公司和领导压力,为了父亲的事情,我要继续追责下去。”

2021年2月26日,在溧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,一份由当地应急管理局出具的《溧阳市新金峰水泥有限公司 ‘12·31’一般机械伤害事故调查报告》显示,经事故调查组认定,这起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。

这份《调查报告》中提到,王争于2007年入职新金峰公司,事发前为新金峰公司原料分厂均化库堆取料机岗位工,事发当晚23时05分左右,水泥厂工作人员在对A线堆取料机上部的堆料机部分进行查找时,在堆料机电磁离合器传动轴处发现王争,其头部朝西,脚朝东,面向上,右臂环抱传动轴,身体紧挨传动轴侧卧,传动轴正在运转。

调查组认定,导致王争死亡的直接原因为A线均化库堆取料机减速机平台电磁离合器传动部位未按照《生产设备安全卫生设计总则》(GB5083-1999)第6.1.6条的规定设置安全防护装置,王争进入该区域时衣物被卷入电磁离合器传动部位,继而身体被牵引至电磁离合器和传输皮带之间的狭小空间无法挣脱。经法医鉴定,王争因机械伤害致创伤性、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而对于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人,包括新金峰公司的法人、总经理以及金峰集团的相关负责人都受到了处罚,在经过五轮协商后,死者家属与金峰公司于2021年1月27日签订了赔偿协议,协议赔偿款项也已支付到位。

而就在网友们认为此事即将“尘埃落定”时,王雪又在其个人微博发表了对此次事故的“家属声明”。2021年3月1日,她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作为家属她们确实已经拿到了相应赔偿金,“但那不是赔偿金,而是我父亲的商业保险、工伤意外险、安全责任险等部分应该得的。”

王雪说,从1月份至今,她确实有过一段“沉默”期,这个过程里面,她清空了自己所发的微博内容,但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父亲死因的调查申请。

记者注意到,在今年1月27日由王雪及其母亲和水泥厂签订的赔偿协议书显示,水泥厂为王争缴纳了社保工伤保险,协议签订后,由水泥厂为王争申报工伤,由人社部门按照规定支付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,而人社部门支付的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费预计为89.2792万元,由水泥厂先垫付给死者家属。

王雪告诉记者,之前有网友认为她是准备拿到了赔偿金就不再追责,对此她是不认同的,“赔偿与否跟我是否追责没有关系,我父亲人已经去世了,他的保险部分本来就是应该算清楚的,至于追责的问题,该追的我还是会追。”

 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公告通知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我们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免责声明  |  Sitemap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网站地图